江苏人大 | 市委市政府
首页>>工作研究
关于加强垛田保护的调研报告
发布日期:2020-09-22 浏览次数:

钱 刚

根据学习计划安排,结合工作实际,本人以兴化为重点,围绕垛田保护开展专题调研。通过调研,对垛田有了较为直观、深入的了解,现将相关情况报告如下:

一、垛田概况

垛田是我市特有的一种农田地貌,是先民们开拓进取、艰苦创业、垒土成垛与水和谐相处的杰作,是我国悠久农耕文化的历史见证。目前,除姜堰淤溪镇和海陵华港镇有部分垛田遗存外,我市垛田主要分布在兴化千垛、沙沟、垛田等镇街,共6万多亩。这数万亩垛田地貌集群不仅规模宏大,而且积淀深、特色明、名气响,十分罕见。

一是垛田历史积淀深厚垛田最早可追溯至4000年前,成片形成于唐宋,明初时渐成规模,经历了利用自然、架木浮田到就地堆积的“造田”过程,且千百年来,垛田农耕方式及其孕育的种植文化、饮食文化、建筑文化、民俗文化等,从未中断延续至今,始终保持旺盛生命力。这其中,蕴含的海量历史文化信息,是研究当地风土人情、社会发展、环境变迁的珍贵标本,被称为“里下河最具典型意义的活化石”。

二是垛田区域特色鲜明。垛田特色有三:其一,独特的地貌景观,垛田因湖荡沼泽而生,形态各异,大小不等,四周环水,各不相连,似浮于水上,一望无际,呈“千岛”奇观;其二,特殊的生产方式,由于地貌的独特性,使得在垛田劳作无舟不行,现代机械化耕作在此难以施展拳脚,罱泥、、戽水等古老农耕方式在垛田地区仍有保留;其三,特有的农业产品,经过千百年的堆垒,垛田土体厚实,有机质含量高,成就了肥沃的“垛田土”,加之,垛田四面临水、通风好、光线足,为油菜及各种果蔬生长提供了绝佳环境。这里不仅获得过“垛田油菜、全国挂帅”的赞誉,更培育出了兴化龙香芋、兴化香葱等特优农产品,形成了脱水蔬菜等特色产业。

三是垛田品牌名气响亮。近些年,垛田已成为我市一张靓丽名片。垛田品牌含金量越来越足,获得多个国字号、世界级称号,2013年兴化垛田传统农业系统成为第一批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;2014年,该系统被联合国粮农组织评定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,成为江苏首个也是迄今唯一获此殊荣的农业文化遗产;2019年兴化垛田又被确定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“金字招牌”接二连三,垛田知名度也随之越来越高,垛田景观入列《美丽中国》系列邮票,千岛油菜花入选中国最美十大油菜花海,以垛田为主题的节目频频登录央视等主流媒体,通过宣传推介,垛田已走出“闺中”声名远播。垛田故事、垛田秘境、垛田传奇正释放出强大引力,越来越多的人慕名而来,一睹芳容、一探究竟。

二、垛田面临的主要问题

历经千年,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才成就了独一无二的垛田奇观。然而,调研中发现,近几十年的高强度开发利用,垛田遭到了难以逆转的破坏,面临“量少”“形变”“质降”三重困扰,亟需保护。

一是垛田数量减少。垛田曾是当地的“养家田”“保命田”,是农民的“命根子”。但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,农地变成了工地、“垛田土”变成了混凝土、农作物变成了建筑物,一座座厂房、一幢幢民宅、一条条公路在垛田上铺展开来,垛田被大片占用,面积迅速减少,且有被继续蚕食的危险。如在垛田街道,由于地处城郊,在城市发展建设中,有数千亩垛田被陆续征用、开发。

二是垛田形态变异。里下河地区地势低洼,“十年九涝”,是形成垛田特殊形态的重要因素。但随着区域防洪能力提升,水患减少,垛田抗洪防涝的作用逐渐被忽视。加之,六十年代开始,人口膨胀,人地矛盾突出,以及受“扩面增收”“买土制砖”等经济利益驱使,垛田被大规模改造,形态发生变异,主要表现为:高变低、小变大、多变少、深变浅。相关数据显示,垛田距水面的平均高度已由3-4米降至仅1米左右;由于向水面扩展垛田或填土将相邻垛田连成一片,单块垛田面积不断变大,有的增加数倍。与此相对应,垛田的水域面积持续萎缩,水深也由2-4米减少到1-3米。这些变化不仅削弱了垛田防洪避灾的原始功能,更使万岛耸立、峰岸参差、千河纵横、溪流回旋的垛田风韵难以寻觅。

三是垛田质量下降。在垛田及其传统农业系统中,罱泥、扒、揽水草等农耕方式居于重要位置,是保证垛田“地肥水美”的关键。一方面,罱泥、扒、揽水草使垛间河沟得到疏浚清理;另一方面,通过罱泥、扒、揽水草获取的自然肥料,造就了垛田疏松肥沃的土壤条件,为各类蔬菜生长提供了理想之所。但是,近年来,农村人口老化,真正从事农业生产的都是些“老农民”,对于这类耗时费力的“苦差事”已逐步“干不动”;传统农业种植的低收益,促使农村青壮年劳动力离开土地流向城市,流传下来的这些“老传统”已几乎“没人干”;复合肥、尿素等化学肥料的大规模使用,使过去通过自然肥料,增加土壤肥力的“土办法”也基本“不用干”。最终,水土互养的垛田生态循环系统被打破,河沟得不到疏浚,开始淤塞、富营养化、水草丛生、水质恶化,垛田土质也同步退化,肥力降低,水清田秀的垛田美景大打折扣。

三、垛田保护的几点思考

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农耕文化是我国农业的宝贵财富,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不仅不能丢,而且要不断发扬光大。垛田价值已举世公认,拥有这份“祖产”是荣耀,值得骄傲和自豪,但更是责任与担当。如何保护好、传承好、利用好垛田,是一道复杂的必答题,也是检验贯彻新发展理念成效的试金石。当前,各级政府尤其是兴化市围绕垛田的保护、传承与利用做了大量工作,成绩有目共睹,但仍存在一些短板和弱项,需要进一步补齐和强化。

一是保护要更有力。始终秉持保护第一、保护优先的原则,依靠科技和制度为垛田保护做“加法”、做“乘法”。一方面加大科技支撑力度,建立垛田信息数据库,对垛田位置、面积、形态、形成时间等开展全面普查,建档立卡,给垛田配上“身份证”;实施垛田环境监测,通过监控网络对垛田土质、水质等进行监测、预警;开展垛田保护巡查,运用无人机对垛田开展常态化巡查,及时发现侵占、破坏垛田行为。另一方面加大制度供给力度,启动垛田保护地方立法,用法治手段整治危害垛田的顽疾固症;突出规划引领,增强执行刚性,严格按照垛田保护规划要求有序推进,做到“一张图”“一盘棋”;推动制定垛田保护乡规民约,利用群众自治,提升群众保护意识,形成保护自觉,确保一垛一水得到精心呵护。

二是传承需更有方。垛田及其传统农业系统不是静态的陈列品,而是一个动态的生命体。垛田保护不单单要保住垛、护好水,还要关注传统技艺、民间艺术等垛田文化,这是垛田的“魂”。传承垛田文化,首先,内容要全面,垛田文化形式多样、内容丰富、内涵深刻,但较为零散、碎片化。有必要开展垛田文化资源的普查、挖掘、分类、整理工作,且做到深入全面,既关注对垛田有研究、有见解的专家,也要重视当地有经历、有专长的农民;既关注具体实物文献,也要重视技艺传人;既关注“阳春白雪”,也要重视“下里巴人”。其次,对象要广泛,垛田文化的形成有深厚的群众基础,其传承也必然离不开广大群众参与。要多宣传,通过多种形式和途径,向群众宣传垛田文化,解密“柴米油盐”中蕴藏的垛田文化“基因”;要多教育,抓住“关键人”将垛田文化教育纳入中小学地方教育课程,编入领导干部读本,普及垛田文化知识。最后,形式要多样,要借助文艺创造,通过笔墨、镜头、声音,将垛田文化传承下去;要依托地方庙会,精心策划垛田地区传统文化庙会,将庙会办出特色、办出影响,办成垛田文化的展示会、博览会;要融入农业生产,通过财政支持、借助旅游项目开发等,唤醒人们对传统农耕方式和技艺重要性的认识,积极参与其中,使罱泥、扒、揽水草等传统劳作重获新生。

三是利用应更有度。垛田养育世代人民,如今已“疾病缠身”显出“疲态”。因此,要将恢复垛田“元气”作为首要,定期进行河沟清淤,开展垛田水系修复;实施淤泥还田,垛圪整理;利用有机肥、农家肥,减少化肥用量,实行轮种、休种,改善土壤质量,提高土地肥力。在此基础上,进行适度利用,做到三个转变,充分激活垛田蛰伏的发展潜力,增强发展后劲。1、垛田生产从粗放式增量向精细化提质转变,改变依靠扩大种植面积,增加种植轮次,加大化肥用量实现增量的做法,制定推广垛田种植技术标准,以标准化种植提高农产品品质,提升垛田综合生产能力。2、垛田旅游从看风景向找体验、品文化转变,深化农游融合,围绕传统农耕文化、垛田农事活动开发旅游产品,将欣赏垛田风光拓展到体验垛田生活、感受垛田文化,实现三者有机统一。3、对垛田使用从耗资源向用品牌转变,垛田虽肥,不断索取,总会耗尽,要把向垛田土壤要产出变为向垛田品牌要效益,主动亮出“金字招牌”,展示垛田农产品的非凡“出生”,善于利用品牌影响,不断放大品牌效应,提升品牌附加值,促进农民增收。
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主办单位:泰州市人大常委会
建议使用IE6.0以上浏览器 1024*768分辨率 苏ICP备05003226号-1
苏公网安备:32120202010305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